p=np

朝朝暮暮

标题很言情,但实际上有关言情的内容不多。
前几部分看起来没什么雷点,后面会挑战三观。怕写着写着自己也奇怪了。大概是很以后的事情,到时候再说。
时间线会很慢很慢,差不多和现实同步,尽量不流水账。不定期更新。
人称什么的也不太会,场景转换更不会。因为女主设定的原因,男性出现频率也许小于女性。小学生文笔,总之要慢慢钻研。
打算改个标题,想找个能总体概括女主感情的词儿。我再好好想想。
下面正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
今天选择了温柔的颜色。

晚好,路易斯小姐。
今天又在那上面看到了她,还是之前提到的那个女人,记得吧?她讲了之前和那男人发生的事。
果然,只要只有是人类就总会有这种基本感情。看他那种反应,也并不是碌碌无为的人。
不过也说不定是为着自己想的。即使是作为这种身份也还是会自私。
人都自私,改不了的,也没必要。
自私是对的。
但是…我还是对她抱有厌恶。
管他呢,我也是在为自己而活。
暂且到这里吧,生活上也没有特别的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祝好运 远山鹤先生

“一定要找到她。”柳放在写完信纸后自言自语道。“唉,又在做为难自己的事。”苦笑了一下,她把淡黄色的信纸收好锁进了保险柜里。

柳放有写信的习惯,这不是她自创的,是在小学的时候照着一本课外书学的。她对这种明明是在写日记却非要弄成写信的模式很感兴趣。她把这当成一种说不清的寄托,当然所谓的路易斯和远山鹤之类的也通通不存在。
柳放喜欢以男性自称,有一点是因为她觉着自己的名字也挺男孩子气的。远山鹤这名字也是自己拟的,这“鹤”字尤为的好,取的是闲云野鹤的意思。她想了很久才定下来,为此还沾沾自喜了好几分钟。

而路易斯,也不过是一个听上去还不错的名字,但也还有更好听的,比如薇薇安,简,爱丽丝等等。她就是感觉路易斯挺对她胃口,喜欢就是喜欢,毕竟喜欢的人也未必是最好看的啊,她觉得不矛盾,一个理儿。
柳放十六岁,二月出生,她总觉着生早了,要是还晚些,就能说自己十五岁了,她挺不情愿长大的。

柳放今年读高一,算上高三高考完的话,这就是准高二了。柳放从不为学习担心,只是觉得日子快了到了,自己还无所事事,什么都没准备好。她有点心慌。
她打算高三毕完业就动身去台湾,一个人去。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,但她想即使有社交恐惧症也不打紧,社恐不是最大的问题。问题是要如何找到她。

不是刚刚信里的人,贸然那样做太危险。她打算先拿简单练手。目标是个和她同龄的女孩,长的漂亮水灵。在看到她的照片时柳放就小小的惊讶了一下,虽说那照片只露了上班边脸,但那眼睛黑黑的像宝石似的,看着也挺勾魂了。想必也是肤白貌美。感慨一番又拿镜子照照自己,暗叹:我真是当个间谍的料。

也不是说柳放自身怎样,这模样生的也大大方方干干净净,就是没啥特点,上初中高中时总有同学说自己“似曾相识”。弄的自己也挺无奈。算了大众脸就大众脸吧。她有时候也怎样自暴自弃地想。

再说回那女孩,好像是在一所中专上学,学的动漫设计一类。柳放第一次知道时还挺羡慕,自己一个省重点天天累死累活,学的还不是自己喜欢的内容。其实柳放想当刑警,但是她想到她那八百度的近视眼,就只好放弃了。还当心理医生,可老觉得,医生太单调没意思,又开始嫌弃。直到现在还在举棋不定。

她想,那女孩喜欢动漫也会点日语,那自己也学学日语吧。一是自己本身也喜欢,到时候真的见面了也算有个话题,二是自己找外文资料也方便。柳放还给自己起了个像模像样的日文名字,叫“森 游理”,其实她觉得及川这个姓氏要更好,但是搭配上游理这名字不太协调。她不想改掉游理这个名字,游理是她最喜欢小说角色。

柳放是在软件上认识的那女孩,咱姑且就先称她为“小妍”。

那是发生在今年冬天的事,现在想想好像时间离得还很近。